昨天在實習生工作的時候,跑去和他聊了怎麼樣合作、怎麼帶領一個專案等等的想法與經驗,而自己身邊的音樂人、創作者,也不乏充斥著獨善其身,或是習慣自幹完全部事情的人,會願意與他人合作的情境可能只有必須要錄音,或是自己真的很不熟悉的事情。

當下也聊到為什麼會塑造這樣的情況產生,1. 個人能力太強 2. 同時覺得其他人太廢,或是遇到很多其他人根本就不想做的情境 3. 被陰過太多次。 都有可能導致一個人習慣只把自己顧好,或是覺得要和其他人合作的不確定因素太多,很麻煩等等。但剛好我就一直是一個喜歡和別人合作的人,不管是被帶領、或是是一個帶領者,我總是相信只要能妥善發揮每個人的能力,絕對會比一個人自幹能完成的事情多、又能顧及到不同面向。而不成功的時候,就是用錯方法、看錯人的特性或是就是還需要練習以及更多磨合。

後來想想,到底為什麼自己會跟身邊多數的作曲者有這麼大的心態差別呢,才想到,應該是因為大學四年打壘球的關係吧。當然,在那之前,可以被熱血動漫裡面的團隊運動精神感動地不要不要的我,在本質上就的確是更容易接納以及追求「良好的合作」這件事啦xD 不過,就讓我也來趁機整理一下,現在看起來跟運動無緣的自己,在大學時期如何在球隊裡學到的很珍貴的事物吧,球技什麼的早就忘了,但這些事物,卻在往後的人生中不斷影響著自己。

先說,當時在前面的學姊畢業/半退休後,我是隊上幾乎唯一的先發女球員,位置是投手,打的球類是慢壘。這個運動的特型就是,其實蠻好上手的(和棒球、快壘更「競技」的狀態不同),甚至會被說是肥宅運動XD 而因為有10個人,每個席次會輪流打擊,而場上也是由這10個人去佈陣守備,每個人通常會練好自己專屬的位置。一場球賽可以打20分鐘到一個多小時不等,端看你和對手的程度差別、狀況等等。

1. 如何在賽前調整狀態

其實「調整狀態」這件事絕對不只是打球,在演出、演講這種時候也都會不斷有機會練習,但對我來說在一個10人壘球隊中不同的,是這時候狀態不會調整,影響的不會只有自己,而是「立刻」影響一整個團隊。這個壓力,大很多。

每個人可能都有自己調整狀態的方式,有時候會有點像一個儀式:例如賽前熱身的長度,抵達比賽地點的時間要抓多久,當天早上起來要吃什麼(或是有專屬於自己的「幸運食物」一、兩種,基本上,就是會讓人開心的、聯想到好事的),評估當天身體狀態來調整熱身內容,用哪些方式確定今天自己的身體「是新鮮的」,肌肉運用是舒暢的….等等。我那時候,基本上就是從前一天幾點睡、怎麼睡,到早上怎麼上廁所,在出門前會利用家中地板的紋路格線,確認自己的手可以怎麼樣順利地滑、擺動就在一直線上而不會用過多的力等等,到現場和大家熱身的內容都會一直不斷去感覺自己的狀態…

這些調整狀態的方式都要練習,可是會經由有時候密集到一週兩三場比賽的這種密集度,花個可能半年去不斷調整、抓到最終屬於自己的一套方法。

然後,因為這個是運動,和身體狀況很有關,你沒睡好、不舒服,就是會影響整個身體的運用,頭腦不清楚,甚至會忘記現在眼前的打者剛剛做了什麼。而且那個時間就是固定的,不可能因為現在不舒服可以往後延。但在作曲工作的時候,很多人可能因為這不是體力活就忽略了身體與腦袋清醒狀況這件事,或是找不到自己工作的節奏,陷入一個焦頭爛額的狀態而品質開始低落。或是有些人就是很奴,品質不會低落,可是讓自己生活的狀況開始變得很糟。

2. 如何找到自己的優勢,然後運用這點,讓團隊順利贏球(不是讓自己成為MVP就好)

身為一個運動神經不差,但也沒有特別在認真練肌肉的女投手(加上球隊生活也只是我在學校社團活動的不到1/2),我從一開始就知道我不會是以丟那種三公尺以上高度的、讓人超級難「打中球」的投手為目標,甚至,在學校、校際比賽,為了讓慢壘比賽不僅是一人獨秀的競技也可充滿樂趣,會有投球高度限制(除了太低本來就不行,太高也不行)。

當然,看到別的球隊投手可以投很高的球,甚至還能是蝴蝶球讓打者不僅難打到球也難使力,我也是會羨慕的。然而,同時是運動咖同時又是鑽研在小提琴上(本科系的大氣ㄜ…)的我,也不能受到太多運動傷害,使得細膩精密的拉琴難以進行,除此之外我也有課業、家裡的事要顧,我必須要找到的是:如果依據我自身的條件,又不花太多太多的力氣去磨練的話,怎麼樣的投球方式是我可以特別掌握、又能達成讓團隊贏球的目的的。

那時候其實也是透過蠻多次的練習(但我是一個不太會在球隊練球時間以外,再花多少心力去練投的投手XD)與測試,發現自己的優勢是: 因為小提琴右手要拿弓,我的手指挺靈活,也蠻能夠體會拋球瞬間與手指的關係(把弓當作自己手臂的延伸)。當然,我還有一些缺點,像是因為妥瑞的關係,我有時候神經的反應會發生在手臂上,會突然抽動結果整個大歪。

運用這樣的特色,那時候我沒有在管要丟出多高的球,而是發展出自己的模式 — 我可以丟很邊角的球,有時候還可以帶點不太正常的旋。因為手臂偶爾抽動或突然一個僵住,但我的手指一直都不會因為這樣而受影響,球順著手部運動軌跡到指尖離開的那瞬間,我還可以調整 — 最後,在一次一次的比賽中,發現自己的球看起來都很不厲害,要碰到也不難,但要打中球心,好像挺難的XD

我沒辦法很容易三振打者,但我很會引誘打者打邊邊角角而且旋轉比較不自然的球,當他們打到球,很難是發揮自己揮動的力量,剩下的,投手責任已結束,就是隊友以及大家一起的事;球隊在當時的一些盃賽中拿過從沒得到的冠軍,我的投手成績在混著性別(其實好像排行上也只有2–3個女生吧,總共大約20人)也拿到前五的成績。

3. 團隊氣氛經營

大家可能會覺得這是隊長的事,但不是,球隊氣氛是每一個球員都會互相影響到彼此的。隊長或是比較領導角色的人,能做的是給一個大方向、以及隨時去關注這個狀況而已。

氣氛必須是能互相坦承、交流而愉悅的,大家有著共同目標,不會受到眼前比分不好的狀況而士氣低落,棒壘球真的永遠在最後一個半局,都可能可以逆轉,所以士氣真的超級重要。

我在球隊中並不是隊長,但是以投手身份,也能強烈觀察到隊友以及每一個站在對面的打者的心情。在其他社團中有當過社長一段時間,或是平常跟朋友相處,我比較擅長利用自身的笑點(?)或是一些(其實也不是刻意的)ㄎㄧㄤ行徑讓氣氛變得快樂,作為球隊中的一員,我也沒有想要當個什麼令人尊敬的投手,就只是一個和大家一起開心一起難過一起流汗的投手,然後有時候,還會跟大家討拍。

在其他社團中當社長,或是現在在專案中當頭,我很在乎「發生什麼會影響工作、表現的事,是可以舒服地講出口」的這種氣氛營造,根據不同人的特性,有些人不想講的時候就是讓他靜一靜,有些人則是要一直戳,戳開之後攪爛(?)梳理過就好惹。

賭氣、生長久的悶氣,是我最不能接受的狀況XD 但吵出來,哭出來,就有著力點可以解決。

絕對不能讓一個人的不高興,蔓延到整個團隊的氣氛都是不好的,假如誰心中長毛,且這個毛會影響到日後的相處,就要拿捏看何時解開,可是不能拖,拖過去就結痂惹。大家今天都是自願來球隊(或許有半哄半騙),那初衷一定都是好的,儘管有人在乎的還是自身好而已,但不大會有人是自願來一起練習然後想刻意破壞團隊。我自己覺得想到這點之後,很多事情遇到就可以放寬心,去針對事情解決,以及看看對方和大家的相處中間到底卡住了什麼。

4. 自身狀況不好要如何減少這點對團隊的衝擊

有時候狀態就不是這麼容易調整好的,很多不可抗力的因素總會在人生裡突然發生,例如家人突然過世,那要怎麼在近期的比賽中表現好?

當然,可以硬把自己撐起來,把念頭都轉向要把球打得好,或是想著「打好球讓天上的XX看到」這種動漫中感人情節,但也有那種時刻是「我現在就是不好」,可是要怎麼不讓士氣因為自己不好而低迷呢?

其實和上一點很像,但上一點是怎麼去幫助眼前這個人,現在這是怎麼讓自己不會成為那個人。

簡單來說,就是了解自己正在這個狀態,不要強求,太多時候或是說「打球」、「演奏」真的還不是想說自己「抗壓性要更高」然後硬是撐下去,就會好的XD 如果是一般公司上班什麼倒是有可能說什麼抗壓性高可以硬撐,但在球隊比賽、音樂演奏的領域裡,要學會的是接受這個狀態,然後看看可以怎麼調整以及怎麼向隊友請求支援。

心態上的調整,我覺得就是先不要把自己看成太重要,自己就是一個位置,佔一席的打次,不可能因為一個人的技術狀況不好就毀掉整場比賽(大不了就換位置、換下場啊)。大可以告訴別人今天狀況不好,而自己需要什麼樣的幫忙(不要只說狀況不好就閉嘴了,這樣是讓別人要關心你也不行、然後也不知道到底可以幫忙什麼的窘境),那大部分人聽到這個情況的時候,其實會更有氣勢(?),會有個希望可以幫你完成你做不到的事,進而還可以帶動團隊士氣呢XD 然後,大家這次幫你,下次會你幫別人,這樣就好了。

舉實際的例子來說(雖然有點羞恥),我在發現自己壓力山大,節奏無法調整、身體很難放鬆的時候,會視情況跟隊友討拍,literally的拍,yep,拍我的背。然後拍幾下,我感受到大家幫助的心意,以及某種心靈被潤澤(?)的感覺之後,同時, call time本來就是拿來調整心態、節奏或是打擊對手流動的氣勢的,下一顆都會表現蠻好的。

5. 知道自己的局限,專心把自己的事做好,然後信任隊友會把剩下的完成

剛好因為我是投手的緣故,真的我能影響的,就是盡量讓打者打不好,以及減少自己的失誤。剩下,被打出去的,除了在我能力範圍可守備的球,就都是隊友的事惹。(在壘球這種就是盡量讓打擊可以發揮的比賽制度下,再怎麼強的球員,就是不可能一個人幹完投球、紀錄打者情況、守備、打很多個棒次R 所以自己再怎麼強都沒有用)

「不是和我無關」,而是相信我把我的部分盡力,而我也信任隊友會幫我處理好。

其實很多時候不管在球隊或其他事情上,我覺得那個「信任」的心念很重要,因為他會影響到你看待別人的眼神、跟別人說話的語氣、溝通方式,轉到職場上就是「尊重也信任別人的專業」,但當然前提是對方有一定的實力啦XDD

在球場的領域上,被打出去了,就是讓隊友去處理,然後大家一起努力把球攔下,接著自己可能可以思考下一次對打者要投怎樣。但有時候還是會事與願違,例如有些場次的確還是被打爆了,那可是接下來還有比賽啊,要知道的是成為永遠的贏家很難(也對人生沒什麼幫助),而是遇到被打爆的情境,要怎麼減少這個損失,然後彼此相信,下次一起做好。

球被打出去了,往隊友給予一個信任的眼神,「就拜託你了」,然後這樣的心境傳遞出去,阿如果漏接了,也沒關係,誰都會有失誤啊,他也不想失誤。失誤了,就用打擊打回來彌補XD。要做到的是相信會更好,然後也許可以引導他怎麼會更好(今天生為一個壘球小廢廢,我無法引導,但在現今音樂的工作專案裡,是可以引導的,商業性的事情當然錢、該做的事、完成的責任都會依照規距去算,可是中間可以幫助的,只要是能讓專案變好,我就會去做)。

又打了一個超長文,想必是很閒(誤)

但也剛好是希望,身邊一些(尤其是音樂人啦)還是習慣自己一個人蠻幹所有事,如果幹得很好就沒差,可是如果有發現啊為什麼別人不想找自己一起合作、或是羨慕一個專案可以做成的成果的話,也許可以…

去打壘球(?????)

Peilin Wu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